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卫文康新闻博客资讯网

让诗歌回到自己的时空

发布:admin05-07分类: 军事

  高健先生的译笔无疑是兼具诗人的灵敏与学者的严谨的。他的译作能从具体作品出发,传达出诗歌独特的艺术与语言之美,情、理、韵三者皆备,一些英语诗歌经典经他之手而熏染上汉语古雅的韵味,如布莱克、彭斯的诗歌,以及华兹华斯《三月即事》、拜伦《哀希腊》、济慈《无情的美人》、丁尼生《夏洛女郎》等。在针对不同时期的英伦诗歌时,他的翻译都能曲尽其妙,这得益于他的慧心、博识与眼界——每首诗都有详尽的时代背景和创作情境评析。高健先生几乎做到了一个译者难以企及的高度:让诗歌回到了自己的时刻。

  书名:英诗揽胜: 珍藏纪念版 译著:高健 出版者:北岳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11月

  优秀译文必然是由译者对原作的“再创造”,一种严肃的再创造,要求译者掌握原作的生命甚至灵魂。

  翻译界前辈高健先生翻译的《英诗揽胜》,收入了从英国伊丽莎白时期的华尔特·罗利到20世纪60时代去世的约翰·梅斯菲尔德等41位诗人的105篇诗作,及其各篇的解读诠释文字,也附录了译者的翻译理论及心得。许多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大诗人的名作名篇,如莎士比亚、弥尔顿、彭斯、华兹华斯、雪莱、济慈、勃朗宁夫人、丁尼生等人的代表作。高健先生译笔高华,形神兼备,诠释文字见解不凡,对国内诗歌翻译界乱象与弊端的批评也是一针见血、切中肯綮的。

  作为诗歌的创作者——诗人们读诗,尤其是对一些名作名篇的阅读是十分用心的,其“阅读模式”和一个纯粹欣赏者的角度可能有所不同。诗人有时是为写作而读,要从诗歌中读出背后的“文本”,这里我临时借用一下法国热拉尔·热奈特在《隐匿稿本》一书中的“超文”概念:“我所称的超文是:通过简单的直接转换或间接转换,把一篇文本从已有的文本中派生出来。”你不能指责诗人的阅读是功利的,普通读者阅读就是纯粹的、享受的,任何一种阅读都有其实用性。不然,我们就无法理解戴若什对世界文学的“三重定义”:世界文学是对各民族文学省略式的折射;世界文学是能够在翻译中得益的创作;世界文学不是一套固定文本的文典,而是一种阅读模式:一种与我们的时空之外的世界进行超然交往的方式。

  好,现在我们回到翻译的话题。关于诗歌是否可译的问题,歌德与弗罗斯特的观点完全相反。弗罗斯特认为,诗歌正好是翻译中丢失的部分。歌德说:“我重视节奏和声韵,诗之所以成为诗,就靠着它们。但是诗作中本来深切地影响我们的,实际上陶冶我们的,却是诗人的心血被译成散文之后而依然留下的东西。”

  高健先生基于“每种语言都有它自己所独具的性格、习性、脾气、癖好、气质,都有它自己所独具的倾向、性能、潜力、可能性、局限性以及优势与不足等等,也即是说有它自己的语言个性。由于每种语言都有上述各不相同的个性,他们在各自的运用与发展过程中于是逐渐物化为多种多样纷繁不一的具体语言特征。”而提出了 “语性说”翻译论,这是对传统翻译理论“信、达、雅”的补充与修正。他认为外国诗在译成我们的语言时,首要的一点便是根据我们的入诗标准从译入语的表达上给予恰当的风格处理。他认为理想的译者“在追踪古今诗人的步趋时真正能够与他们的想象共飞升,与他们的奔骤并驰驱,与他们的心潮相起伏,与他们的遭逢同欷歔,并在这种困厄诧祭之际,仿佛孔子的门人与屈原的仆夫那样,做他们真正的同情人。”

  当然,完全对等的翻译并不存在,即使是由同样精通不同语言的诗歌作者来进行自我翻译,也无法做到。任何一种语言都有自身无法破解的问题,这是语言的秘密。也就是说翻译中的科学性和客观性仅仅是相对的,优秀译文必然是由译者对原作的“再创造”,一种严肃的再创造,要求译者掌握原作的生命甚至灵魂。《圣经·旧约·创世记》曾宣称巴别塔事件的后果:上帝为了阻止人类兴建通往天堂的高塔而让他们的语言彼此无法沟通。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虽然困难重重,人类无法停止的思想与沟通的渴望一样迫切。语言会随着思想自生自灭,同样也会追随着层出不穷的新思想而焕然一新。而翻译者的工作,就是要在通晓“语性”的基础上,去重新复活那些“诗与思”。

  高健先生的译笔无疑是兼具诗人的灵敏与学者的严谨的。他的译作能从具体作品出发,传达出诗歌独特的艺术与语言之美,情、理、韵三者皆备,一些英语诗歌经典经他之手而熏染上汉语古雅的韵味,如布莱克、彭斯的诗歌,以及华兹华斯《三月即事》、拜伦《哀希腊》、济慈《无情的美人》、丁尼生《夏洛女郎》等。在针对不同时期的英伦诗歌时,他的翻译都能曲尽其妙,这得益于他的慧心、博识与眼界——每首诗都有详尽的时代背景和创作情境评析。高健先生几乎做到了一个译者难以企及的高度:让诗歌回到了自己的时刻。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